广汉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韦森应感谢周小川20多万亿扣在央行怕什么

发布时间:2019-12-01 16:27:34 编辑:笔名

韦森:应感谢周小川 20多万亿扣在央行怕什么

哈耶克和凯恩斯的论战已经过去70多年,他们当年在论战什么?对他们有什么误读?对中国目前的经济有什么启示?我们邀请复旦大学韦森教授聊一聊那些年被误读的哈耶克和凯恩斯。会员:因为我经常出差,苏北江苏,大概三十年前我去苏北,那个地方经济不怎么好,那么穷,我是江苏无锡人,那个时候我们老师就说至少差20年,不太理解,然后最近老去出差,给我感觉什么叫震撼,一个穷的不行的地方,一看高楼,一片一片的,它那会儿的房价也很贵,马路宽的要命,这个事情的话给人就是一种心理上的震撼。后来我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我每到一个地方我就收集地图,这是从小的爱好,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后来我就发现,它那个地图一看现在凡是越落后的地方,你看遍地图的话,一看的话都是伟大的首都,也就是这个规划在。韦森:你看鄂尔多斯那个喷泉30个亿建的。会员:就这个规划,我说大概按照我的估计,大概五百年以后这种房子肯定是没有了,但是这个格局大概还在,后来我想这个东西太可怕了,全国那么多这个叫首都、皇都的话,反正我是有点害怕,我不知道韦老师理解我的意思没有。韦森:我知道,恰恰就是说什么了,就是我为什么你看前几天我给他讲实际上的周期理论,恰恰是目前我们国家是如果说凯恩斯本人不主张大政府,不主张通货膨胀,要减赋税,这都是对,就是他对通货膨胀恨到说通货膨胀就是增老百姓的税,它会导致一个国家走向集权统治,他骂通货膨胀骂的很厉害,但是大家误解了他,凯恩斯主义他确实要政府做事,就是降低利息率,但是这个凯恩斯主义比凯恩斯更干预,但是这几年要说你提这个现象,如果是西方凯恩斯主义是120%,100%的话,我们%的凯恩斯主义,就是我们把凯恩斯主义已经极大化的西方没法想象的。胡释之:您说凯恩斯主义比凯恩斯更极端,那我读凯恩斯的通论里,发现他有一句话他说建金字塔,地震,甚至战争都能创造财富,就是凯恩斯主义者可能都不敢说这种话。韦森:你把通论要整个看下来,整个看下来确实凯恩斯他讲那个什么大家都记的最清楚一句话是什么,我找几个人跑到矿底下把东西全埋下去,然后再找几个人再把它挖出来,那就说你埋要发工资,那你来挖又发工资,发了工资我就有工资了,我就要自己消费了,有这个东西,确实有这个东西。但是这不是他的主要,整个凯恩斯的经济学一句话讲完是什么呢?就是刚才说的在经济箫条的时候应该增加货币供给,降低利息率刺激一种需求,使经济复苏,但是他绝对到40年代哈耶克为什么不与凯恩斯论战,一个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战时的通货膨胀。因为英国跟纳粹打仗,打仗英国通胀非常厉害,凯恩斯在他死之前他反对政府在猛发货币,他两个人站在一个战壕里来反对政府的通货膨胀,这本书上没有讲到的东西,你看到了1976年哈耶克再回应凯恩斯说,如果凯恩斯还活着的话,我一定相信他是一个反通胀的英雄,连他自己他都会这么讲,所以说这个凯恩斯主义就把他以为要大政府,要通货膨胀,要猛发货币,这不是原来的凯恩斯,所以在杨小凯的会上)我还是提到一个人,叫李昂霍夫特,这个人的博士论文就叫《论凯恩斯本人经济学和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就是论凯恩斯本身的经济学和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他就想区分开这两点,这一点是老多都给误会,以为凯恩斯就是要政府刺激,要通胀,要打政府,要政府干预,这是凯恩斯的一个策略。胡释之:我们还是回到哈耶克,哈耶克经济周期,您觉得中国是不是即将迎来一场大萧条?韦森:还没那么严重,但是谁也不敢预期,经济学最怕一个就是预期未来。预期未来,要看所有的数据,问题大了,就是说我们国土投资那确实是,就说我有200%的凯恩斯主义,我们建的那么多大楼,包括这一座。高街、地街、机场、码头,大家知道我们建过76个机场,76个机场可能赚钱的机场不能超过五个,这些机场全都是亏损,还有我们比较有名的叫什么,河南中原油田在濮阳。会员:濮阳那边。韦森:濮阳它建了一个机场,一天就一班飞机,他也建个机场,就是这个东西比荒唐,建了大广场,那个地方都是大广场,大那个什么,大的马路,三环、四环加五环,钱都是那里来的?银行贷款,都是用这银行贷款,这个东西要用哈耶克那个理论早就该崩溃了,但是中国社会就不崩溃,你知道为什么?那就好好读读哈耶克这个理论。还有一点是什么,今天我就没有时间讲太多的问题。我觉得是中国短期内还不会出大问题,但是总有一天,就说米塞斯他说那个什么,有那么说个话,说大家都怕米塞斯说话预期,但是最后还是他的总是应验,大家都怕哈耶克跟米塞斯那个理论,就说你借了钱是会要还的,当你还的时候问题就又来了,我觉得今天从现在意义上既有凯恩斯的货币理论值得研究,哈耶克仍然是有他的现实意义。胡释之:总结一句就是,可能大萧条是无可逃避早晚的事。韦森:今天我不能谈宏观的问题。胡释之:还有那位。会员:我的那个观点他就是这一个隧道,但是他现在手里还有牌,他知道我不能轻易进这个隧道,这个隧道是个死亡隧道,没有退不能拐弯,只能往前走,他就一进来之后就玩完,但是他现在确实手里还有牌。韦森:我是不是讲的太多,本来我可以解释。胡释之:还有谁愿意分享?韦森:我就用这个吧,今年2月28号我在美中关系委员会做一个讲演,已经在共识出来了,因为当时是你知道美中关系委员会在纽约那是一个比较高规格的一个讲坛,但是也是到年初的时候,有一波唱衰中国经济里非常老多资金在这,在这事后在美国美中关系委员会我那个结案里面实际上替我们政府,替我们国家说了好多好话。尽管我是跟林毅夫我们两个有争论,林毅夫从世界银行回来就是一直讲中国经济未来20年涨8%,我一直说中国宏观经济在下移,包括在FT年会上,中国经济在下移,我说主席的增速在5到7之间,潜在增速,我们有争论,但是我给中国讲了一个好话,这三个好话我也是真信这一点,看起来就是目前中国经济的投资已经很庞大,庞大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现在我们一块GDP有一块三毛七在建项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建项目,就是这个在建项目就是一块GDP有一块三毛七的在建项目了,并且是我们的投资率占48%到50%了,一般的二十、三十就不得了了,我们已经到四十、五十已经很高的,看起来很厉害。企业负债,您看从2011年之后银行的实际利率是11%左右,但是期间的所有全国的企业利润下降,出现了一个剪刀差,这意味着什么,你要是贷款做企业你肯定亏,连银行的利息你都还不起,确实问题很大,但是有三个保险杆导致中国经济不会出问题,第一个就是说什么,中国的外汇储备将近4万亿,中国的经常账户仍然是顺差,这在宏观经济学上叫做什么?中国的储蓄大于投资,经常这两个加在一块,有四万亿你怕什么,其他国家动不了中国,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是什么?中国应该感谢周小川,因为这个到期,我跟你讲的,就说那个央票到期了他就把准备金提上去了,感谢大家要打个引号,就说央票到期,提了三次准备金,我们准备金大银行到了20.5,小银行到了多少?18.5,这意味着什么,我们110万亿的银行存款有21万亿到22万亿扣在央行里。那扣在央行里你怕什么,一个小银行你也不能你们江苏银行不是挤兑吗,我有20万亿,我拿一万亿,拿个五千亿就把你救下来了,短期银行不会有大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多大的问题,我觉得还有几个保险杆,就是类似你这么话,他有牌可以出的,我还是讲的太多了。胡释之:有没有谁分享的,韦森老师不想谈太多宏观,问个法治的问题,现在四中全会也开始又要谈立法治国,谈法治,您从哈耶克的法治理论,还有中国怎么去建设一个法治社会?韦森:这个问题恰恰是我这本书里主要的目标,写这本书的指向,你看原来的那个滕维藻先生,把哈耶克批成了马克思的敌人,又是被反动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但是大家读读我们十八大报告,读读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的60条,读读我们2004年的宪法,82宪法2004修正案,读读我们那个党的文件,我这里边总结了七条良序市场运行的原理,那一条没有进入党的文件。大家一个现象就可以知道了,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由、民主和法治都进入党的文件了,哈耶克讲的都进入党的文件了。尽管在这里有些差异,什么是法治,那回到里面就是什么法治,我觉得这里面有核心的一句话,就是在通往奴役之路里边,我差不多能背的下了,这句话是撇开所有的细节不论,法治就意味着政府收到事前约束的规则约束,有了这个政府遵守法律受到事前约束的规则约束,每一个企业家,每一个社会公民就知道你有明确的规则,我怎么知道我来进行市场交易。胡释之:来规划自己的事。韦森:规划自己的事务,我就已经给他做解释了,就说这就意味着有了宪法规则,有了宪法政治才有法制,政府的权力得到明确的规定了才有法治,这个意义上法治就是宪政,这个宪法政治,这是我们当前中国必须走的一部,政府不守法也没有法制,法制不是rule by law我用法律来治理社会,首先是rule of law,任何政党、组织和个人,都要遵守法律,写进了我们十七大报告、十八大报告,写进了我们的宪法,这才叫法治,这是哈耶克讲的核心理念,有法治之下才有自由。(韦森,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

健康
手机行情
美容